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九游会官方网站中心协会主管

唐欣恬:IP影视改编成功的核心是什么?
来源:中国九游会官方网站中心网 | 唐欣恬  2021年07月23日09:00

唐欣恬,北京作协会员,中国作协会员。出版《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但愿爱情明媚如初》、《稳住吧,女王》等八部小说。《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被改编为电视剧《裸婚时代》,引发社会强烈反响。《裸生》获2015年第一届网络文学双年奖优秀奖。《恩将求抱》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中国九游会官方网站中心协会推介的“2017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名单。2019年入选第二届中华文学基金会“茅盾文学新人奖·网络文学新人奖”提名奖。

IP影视改编成功的核心是什么?

网络文学至今走过二十余年,已不是新鲜事物。作为一名网络文学作者,我亲历了它从萌芽到落地生根、枝繁叶茂的一步步成长,见证着它从一个呱呱坠地的孩童,变成了今天风华正茂的青年。

一路走来,网络文学先后拥有了大量的关键词和话题性,比如网文作者的职业化、作品的良莠不齐、网文与传统文学的碰撞、阅读模式走向移动端、付费与免费的模式之争等等,与这些阶段性的议题相比,网络文学的衍生热度始终有增无减。

衍生方向的多样化发展有目共睹,至今已涵盖影视、游戏、动漫和有声等多个领域。

网文“成功”的定义随之多样化。过去,网络文学曾以点击、订阅论成败,导致作品风格单一化,但如今可以说不同风格的作品,拥有了不同的赛道。

我是网文影视化比较早期的受益者。转眼间,已是《裸婚时代》被搬上荧幕的第十年。早年间,都市情感类和偏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相对更受到影视市场的青睐,客观上是出于对网文和影视之间壁垒的考虑,以及对影视作品内容的要求偏保守,但主观上是因为现实题材的人设、情节会更直接地带给观众情感上的共鸣,除了《裸婚时代》,更有大家熟知的《蜗居》等。

很快,网文影视化迎来第二波热潮。这时,数量呈几何倍数的增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题材的丰富化,架空、悬疑和玄幻等类型都找到了各自的突破口。突如其来的繁荣也难免带来弊端,最突出的是难以判断影视观众对新类型的接受度和喜好度,导致一些大IP在影视改编上摔了跟头。

伴随IP过热后的冷却和理性,一个最好的时代到来了。

首先,新类型的影视改编找到了“根基”。架空、仙侠和玄幻从早期的《花千骨》、《琅琊榜》到近两年的《庆余年》,频频掀起收视热潮,且口碑上乘。而我认为新类型影视改编成功的关键在于抓住和保留了原著作品的核心——情感。那些故事发生的背景虽然遥远而神秘,但和现实题材无异的是,能打动读者和观众的唯一一把利剑是人物的情感。现实题材是影视市场中的常青树。亲情、友情和爱情,奋斗、成长和妥协等,以上种种被写入现实题材,很容易让观众觉得有血有肉的人物和故事就在我身边。但诸如忠义、背叛、逆袭、蜕变和家国情怀等,反倒更容易在新类型中带给观众震撼。

其次,一些小成本的影视剧,大多集中在青春、甜宠、奇幻等类型,越来越成为影视化市场的有益补充。各大视频网站成为制作方,准确抓住观众的口味,便不难打造出深受观众喜爱的“下饭剧”。而他们抓住的观众的“爽点”,无论是甜、还是痛,虽然未必如现实题材中的情感那么落地,那么有共鸣,却也因此带给观众新鲜感和吸引力。

由此可见,读者和观众在情感需求上的丰富,为网文的创作提供了广阔的天地。反之,如果作品在情感的表达上分散、肤浅或虚假,无论它是哪一种类型,它注定是失败的。

在《裸婚时代》之后,我又先后创作了《锦鲤是个技术活》、《稳住吧!女王》和《它有一颗爱情脑》等作品。它们分别属于青春校园、都市情感和轻科幻的类型。对我而言,它们就像是过去时、现在进行时和将来时,但在创作上既然是从情感出发,那就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这样的写作是一个由内向外去推、去丰富的过程。

我们常说现实题材源于生活,但并非每一部源于生活的作品,都可以被称之为现实题材。这种观照和介入,一需要广度,二需要深度。也就是说,现实题材源于的生活,应该是一个群体的生活,同时创作者应该将受众的一些模糊、碎片化、摸不着头脑的认知和情绪,通过挖掘和提炼,有棱有角地展示,并加以分析和疏导。这就是我所说的要先找到、瞄准并深刻化一种情感,再去谈创作。

《裸婚时代》的成功和深入人心便是这个道理。首先这是一个特殊却也庞大的群体——他们步入了适婚年龄,有着美好而稳定的情感,却没有坚实——至少是传统意义上的坚实——的经济基础。而我试图将爱情和面包的矛盾血淋淋地摆到人们的面前,并做出突破,给大家提供多一种思路和选择。之后,才有了童佳倩和刘易阳的故事。他们不是单纯地发明了一个叫做“裸婚”的词语,而是代表了一种新的态度,帮助我给读者和观众传递取舍、坚定和坚持的一种情感。

《锦鲤是个技术活》讲述了大学校园中一群年轻人的友情、爱情和成长,但我的初衷不是要塑造这样一群年轻人,而是要探讨幸运的本质。是先找到这个核,再去找它的壳。这样在创作的过程中会更准确、深入地把握作品要传递的情感。当我知道我所期待的共鸣在哪里,创作才不会“跑偏”。

《稳住吧!女王》和《它有一颗爱情脑》也是如此。前者先有创作初衷——女性的焦虑和拼搏会不会陷入过犹不及的误区,如何找到平衡点,之后才有了郝知恩这位离婚女性和三个男人的故事和纠葛。后者先有创作初衷——每个人的人生或许就是由一个小小的岔路口所决定,之后才有了这个轻科幻的故事,才有了一个名叫皮皮的人工智能,和围绕着它的一群各有各过往的人物。

不仅限于影视改编向的网络文学,所有风格、类型网文的创作都要把握情感的表达、传递和共鸣。网文作者根据创作的目的可大致分为两类:一是写我想写,二是写我应写。写我想写的,在表达情感上是最自然的诉求,不做赘述。写我应写的,也就是在分析了市场等因素后,带有目的性地创作,或为了收获更多的点击和订阅,或为了增加衍生的可能性和成功率,那么,我认为在预测市场的走向、分析热门的题材和迎合读者口味的同时,要牢记通过情感去扎根、扩散。当独有的角度有了情感做依托,它才能被广泛地认同。当流行性的元素为情感服务,它才能独树一帜。

当然,情感仅仅是作品成功的必要非充分条件。有情感的作品,才有成功的可能性。反之,没有情感的作品再天花乱坠,也只会让读者和观众转瞬即忘。

网络文学整体性水平的提高有目共睹,网文作者这一群体的自觉、自律和自爱已毋庸置疑,当前的网文创作早已不再只注重刺激、过瘾和浪漫的情节,或抒发一己悲欢,而是开始追求品质和内涵。越来越多的网文作者在致力于把握时代脉搏,讲好中国故事,具备了更宽的视野、更大的格局。但网络文学有高原,无高峰的状况依然存在着。这更需要我们在创作中注重情感二字。诸如网络文学的土壤、风向以及个人的写作技巧、经验,都固然重要,但由这些合而为一的“水平”是有天花板的,想要突破这层天花板,情感的挖掘和表达是很值得我们去探讨的突破口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