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九游会官方网站中心协会主管

《从陌生出发》:生活的“陷阱”与“烧脑”的故事
来源:文学报 | 刘诗宇  2021年09月17日16:51
关键词:象小强

“陌生”与“熟悉”对应,但象小强的《从陌生出发》用六个小故事告诉我们,“陌生”就在“熟悉”之中。我们习焉不察的日常生活里,有太多的意外、巧合、矛盾、冲突,象小强将生活中的这些元素结构成精彩的故事,他的文字昭示着身为读者的你我,其实正活在故事之中。

设想一下,某天你早早醒来出门散步,阒静无人的楼道里,一把钥匙孤零零地插在邻居的锁眼上,钥匙链上拴着的U盘还若有若无地晃动,你会怎么做?

这是《从陌生出发》中《锁心》一篇的开头。那轻摆着的钥匙链,隐秘而强烈地勾起主人公与读者的好奇心。钥匙的背后是财产和秘密,失效的锁意味着危险和凭空而来的责任,是假装视而不见,还是帮邻居将钥匙拔下来?象小强在开篇就为我们留下了一个看似平常却庞大的谜题。视而不见,邻居的财产和安全可能受到威胁;挺身而出,搞不好会被人误会成别有所图。这选择之所以困难重重,在于传统人情社会赋予我们的惯性和责任感,与今天城市居民普遍的隔阂冷漠、人人自危之间有着深刻的矛盾性。

作者看似在处理日常生活,然而很多问题之所以引人入胜,关键还在于它和我们这个时代的价值观念、伦理道德深刻地呼应着。小说集的故事无不在这样的基础上展开。

阅读《从陌生出发》,读者会看到作者在叙事上的“狡黠”与“智慧”。作者很执着于书写那种“千回百转”的情节,一定要在读者猜不到却又有所铺垫的地方实现反转。《锁心》中,主人公赵大为还是忍不住拔下了邻居的钥匙,但自己的作息时间与邻居错开,自己的办事逻辑与更年轻的邻居不在“同一频道”,钥匙上的U盘牵连着商业机密,邻居的租客身份又让这件事从两方角力变成三方纠纷……平淡的生活中有无数条岔路,主人公在做出每个糟糕选择前,读者都会看到某种模糊而又确实存在的迹象。读者会忍不住猜测未来故事的发展,但作者的虚构才能又总是技高一筹。《从陌生出发》中的故事时常开始于每个人都熟悉的生活场景,这种“熟悉”更像是一种“邀约”和“挑战”。作者有意拉近与读者的距离,在有限视角里展开故事,让读者产生强烈的预测冲动。每一个意外的事件、人际关系中的每一种可能,都预示着小说的某种走向,做选择的不仅是故事中的人物,更是文本之外的读者。从陌生出发,就像一支离了弦的箭,没有读到最后,你永远无法知道这支箭会落在何处。

象小强的小说,时常展现出丰富的社会经验,其中的新奇经验、知识对于读者的日常生活大有裨益。作者尤其擅长写骗子和骗局,《阿立与旋风》《无处不在》《隐姓埋名》都涉及相关因素。以《阿立与旋风》为例,阿立是刚刚入职网络诈骗公司的新人,假装成“美女”搭讪男性,等到撩拨起目标的“色心”后,再将账号转手给其他部门的人推销带有欺骗性的金融产品。让人惊讶的是,作者对诈骗公司的手段与话术,甚至是各个部门的职能与协作都有详尽的描写。例如骗子会通过公开的WIFI网络获取大量的微信号,从中筛选男性,之后再用经过无数“实践验证”的“话术”,三言两语套出目标的基本情况。骗子会根据得手的难易程度以及目标的贫富将其分为三六九等,所有骗子都是男性,而一旦目标对骗子的“美女”身份有所怀疑,诈骗公司还有专门的“话务部”,负责用语音证明身份、进一步套牢目标。

象小强的小说往往带有一些讽刺和黑色幽默的味道。阿立搭讪来去,竟然骗上了邻居男人旋风。旋风是个饱受痔疮之苦的酒店行李员,生活拮据、口讷心直,但在面对女性骗子时却展现出了另一面——不仅巧舌如簧、滔滔不绝,更假装自己是身家雄厚的“富二代”,唬得骗子几乎相信。做了痔疮手术后,旋风只有在背着妻子和微信上的“美女”聊天时,才能顺利排便。《车位》中的董希望,为了提拔而陷害好友,虽然计谋得逞却落下了说话“结巴”的毛病。《无处不在》中的骗子自以为聪明,却缠上了退休的神探,丑态百出。这些讽刺和黑色幽默的意味,都通过情节上的“意料之外”与“情理之中”实现,故事中的人物给目标“设局”,故事之外则有了作者与读者“斗智”的味道——在阅读象小强的故事时,不得不和小说中人一样“如履薄冰”,不仅故事本身打动读者,猜测的成功或失败又会为读者带来另一重乐趣。

《从陌生出发》,既有精彩的故事又有敏锐的思辨精神,又用生动的语言和凝练的篇幅塑造了一系列形象鲜明的人物,既有传统文学作品的稳重和思想性,又体现出了流行影视作品般的灵动和引人入胜。虽然个别故事的结尾可能见仁见智、未臻尽善尽美,但作者在这部小说集中将自己编织故事的才能展露无遗。《从陌生出发》是部值得一读的作品,象小强未来的创作也值得我们期待。